视频在线
民族团结和谐的瑰宝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物胜迹
发布时间: 2014-07-28 09:20:00 

大瑶山《团结公约》:

民族团结和谐的瑰宝

来宾日报晚刊记者 吴清文 /    2012722

大瑶山有一个突出的现象,即是桂柳方言、白话(粤语)、壮语三种语言的交汇地;大瑶山又有五个支系的瑶族,语言、民俗、来源各不相同。在旧社会,大瑶山各族群众交错杂居,因文化不同、划分管理等复杂情况,经常发生一些矛盾和冲突。新中国成立后,这里各民族和谐相处,土地改革、合作化运动等都能平稳过渡,没有发生严重的民族矛盾和冲突,经济社会平稳发展,大瑶山成为民族团结之花盛开的地方。今天的团结和谐局面,不得不提到民族团结和谐的瑰宝——《大瑶山团结公约》(以下简称《团结公约》。

存放在金秀瑶族博物馆的《团结公约》碑。

召集群众代表协商解决矛盾

日前,金秀瑶族自治县党史办主任苏忠伟带记者参观对金秀瑶族自治县有深远影响的《团结公约》碑,他说:“《团结公约》是民族团结和谐瑰宝的说法,十分准确。”《团结公约》碑设在挨着金秀县城大门的一座小山上,爬上300多级阶梯可达山顶,山顶一座团结公约亭旁,是《团结公约》碑。

据悉,1951年,瑶山剿匪胜利结束后,大瑶山各族人民得到彻底地翻身解放,但大瑶山社会环境比较复杂。历史上,历代统治者为了加强对大瑶山地区各族人民的统治,采取“分而治之”的政策。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初,大瑶山由象州、桂平、武宣、蒙山、平南、荔浦、修仁等7县分别管辖。

“除了区域划分难于管理外,大瑶山民族关系错综复杂,民族隔阂严重。”曾任金秀党史办主任的刘明原今年67岁,他对《团结公约》相当熟悉。“茶山瑶、花蓝瑶、坳瑶三个支系瑶族是《团结公约》碑文提到的长毛瑶,他们最先进入大瑶山居住,被称为山主,对大瑶山的河流、山林、土地有决定性控制权,其他群众种田地要向山主交租,进山打猎、下水捕鱼也要向山主交租。”

为了发展经济、稳定社会,帮助各族人民解决历史上遗留下来的生产关系中的矛盾,19518月,中央访问团和各级党组织帮助各地群众,由广西平乐专署具体负责召集大瑶山各瑶族支系代表协调,经过协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陶玄天作为茶山瑶的瑶头,自动放弃自己的土地山林,允许没有田地的人去耕种。”刘明原介绍,经过共产党的政策宣传,后来当上金秀瑶族自治县副县长的陶玄天积极配合,为订立以放弃特权、允许自由开荒、森林中可以自主培育土特产品、民主协商解决纠纷等为主要内容的民族团结公约开了好头。陶玄天为其他长毛瑶放弃特权树立了榜样。

在共产党的召集下,经协商,大瑶山各族人民最终商定了《团结公约》,解除了山主的特权,没有田地的群众也可以开荒种地,大瑶山各族群众共同保护自然环境等。

沿用石碑制增进民族团结

金秀大瑶山瑶族石碑制形成于明代,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为了使大瑶山各族人民都能接受《团结公约》,1951828日,《团结公约》最终以石碑制的方式,把公约内容刻在石碑上,向社会公示出来。”刘明原介绍说,《团结公约》石碑原先设置在金秀的一个小庙旁,现在收藏在金秀瑶族博物馆里。

“《团结公约》开始只有一面,19533月,增加了一块《团结公约补充规定》碑。”金秀瑶族博物馆馆长肖茂兴介绍,《团结公约》以及补充规定,对金秀大瑶山民族团结和谐起到积极作用。除了《团结公约》内容符合社会发展形势需要外,也得益于《团结公约》大瑶山各民族群众普遍能够接受的石碑制形式确定下来,用瑶族群众解决问题的方式解决了大瑶山各民族间的矛盾。

“因为文革的原因,《团结公约》曾被打破,裂成几块,后来县政府后勤科的一名干部把石碑收了起来,也就是现在博物馆收藏的这个石碑。”肖茂兴说,为了纪念《团结公约》给金秀群众创造和谐安宁的社会环境,《团结公约》于金秀瑶族自治县成立60周年的2012年,重新雕刻,立在金秀县城大门旁的团结公约亭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