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在线
日军在金秀的烧杀掳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历史文化
发布时间: 2017-05-18 10:55:00 

                        日军在金秀的烧杀掳掠

  日本侵略军侵占自治县境内8个多月,所到之处,推行烧光、抢光、杀光的“三光”政策,倒谷米喂马匹,拆楼板,劈桌椅来烧火,拉屎撒尿进百姓的油缸、米缸和醋坛中,拿死猪扮“人”睡在床上,杀禽畜剥皮丢内脏只食瘦肉,烧、杀、奸、掠,无恶不作,民众被侮辱屠杀,妇孺老弱亦难幸免。日军屠杀的手段极其残暴,采取枪杀、砍头、刺杀、奸杀、烧死、摔死、用石头砸死、用木杠压死等残酷的手段,惨无人道,丧尽天良。

  残杀民众    日军入侵自治县期间,出动飞机对大樟各村庄进行投弹,炸毁森林等。19449月,在大樟乡黄田上空有很多日军飞机飞过,其中一架还在村上盘旋二圈才飞走,待飞到高秀岭背上投下一弹,弹坑深有1米多,直径宽约350厘米,炸倒10多颗大松树,幸好未造成人员伤亡。1944年农历12月下旬,头排镇二排村江州屯47岁村民廖秀积、64岁村民廖庆云、32岁村民廖凤爱和30岁的闭海全4人,在寨基田垌分别被日军飞机射死。1944年,在牛头屯,一名男子被打死,30岁的闭海安被炮弹打伤肩膀。

  日军除了出动飞机轰炸外,还对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进行残酷的屠杀,杀人的手段和方式残忍,令人发指。

  1. 用刀杀人。1944918日,日军从桂平方向抓来一批挑夫,到达大樟后累死、病死和被杀死的共有16人,日军将其尸体抛弃在大樟乡王田村外鱼塘边。村民李荣保路过鱼塘边发现后,才雇请他人将尸体埋葬。同时,王田村村民被杀死2人,盘天信被抓走后冻死在村外,盘德高逃跑被抓回后被用马刀砍头致死。同月21日,有几个日军冲进大樟乡六龙村,发现72岁的秦公八、79岁的秦善益、75岁的秦寿玲3个老人,认为他们人老无力,当场用刀刺死;同月,日军在追打自卫队进入奔腾村时,碰见村民覃达伦,日本士兵用刺刀把覃刺死在村巷中。覃达伦遇害时年约30岁。

   是年1121日上午9时许,日寇40多人化装成便衣队,第一次进犯七建街,梁永盛和梁梦林两位年过八旬的老太太,被日寇用刺刀活活刺死。还有14个村民分别在菜地或村边等处,被日军用刺刀残忍地刺死。

   同年11月,日军侵入头排镇二排村,村中的廖考祥夫妇均60多岁了,因年老体弱未能进山躲避,就躲藏在寨基屯的扎马垌水碾房,不幸被日军发现后当场用刺刀刺死。那贯屯的廖光辉母亲、廖德宗母亲、廖氏三姥,因年老体弱无法进山,就躲藏于廖少华家中,被日军发现后用刺刀刺死。在龙坪屯,村民廖大纪、廖氏夫妇等3个老人均为60多岁,由于年老体弱,无法及时进山林躲避,带着年仅6岁的廖仕肯老妹,躲藏在廖绍周家床底。日军进屋寻找粮食时发现了他们,用刺刀活生生地把老人和小孩全部刺死,并把小孩的尸体吊在廖绍周家大门的门扣上。头排屯的自卫队员闭长胜、闭军昌,打死一个日本兵后被抓,在押送到卜塘岭时,被日军用石头砸死。夏塘村都利屯闭某等3位妇女,被日军惨无人性地折磨,后在贯胡坪底被日军用刀破肚死亡。

     2. 用木杠压。1944年,日军侵入头排村头排屯时,发现70岁左右的闭贵龙夫妇,觉得二位老人体弱无用,便将他们用木杠压死。

  3. 枪杀。日军入侵自治县期间,在大樟、三江、桐木、头排和忠良5个乡镇,分别对村民开枪射击。1944年农历三月十七日,日军入侵头排镇二排村寨基屯,正在抢粮的时候,29岁的村民李国基为保护自己的粮食,用土枪对日军进行射击,不料日兵倒地装死,当李国基走近日兵尸体,查看其是否被打死时,被装死的日兵用枪打死。同年11月,日军进入头排乡四个村,分别将村民廖贵业的祖母、廖宽正的外祖母、廖积贸、廖积金、廖荣德、廖结光、廖永佑、廖秀安的祖母、廖锦芸、闭光祥、闭光启、闭水妹、闭庆陆的妻子、闭廷岗、闭廷选、闭国杨、闭乐起、闭海元、英有文、廖乃斌等21人用枪打死。14岁的廖桥妹逃跑到放牛岭时,被日兵在坡底用枪打死。

  19449月某日,大樟乡花炉村自卫队队员李仁林,被埋伏在村后的日军用机枪扫射,击中左眼和左肩,伤势严重。另一自卫队队员李应邦在另一条路被日军击中右脚。村民李荣保因为年老体弱动作缓慢,在逃脱日军的阻击时不幸被击中右脚。二排村龙坪屯的廖信贤,在村里被日兵用枪柄()打歪嘴巴。二排村寨基屯的覃守荣(当劳工)被日军用枪打伤。同年1128日,忠良乡村民郑荣才在六温冲看牛,有一名国民党兵为逃生,与郑荣才交换衣服,日军认为郑荣才是国民党兵,于是开枪击伤郑荣才右臂,同时另外有5个村民分别被日军打伤。

  同年918日,日军先头部队20多人到达大樟乡高秀村时,因为前日在王田村民盘天福开枪打死了一个日本士兵和一个名叫中岛信三郎的日本军官,便狂怒地用枪向躲在山中的村民扫射,村民盘蔡富被打死,5天后尸体臭了才被村民发现。同月20日,在高秀村背的岭上,日军受到大樟自卫队的阻击后,发现在大樟乡奔腾垌中有人活动,便用三挺重机枪疯狂射击,当时自卫队员在人少、缺枪少弹的情况下,被迫四散而逃。当日军在凤凰嘴(地名)追赶上自卫队后,用枪把一名自卫队员打死在水田中,另一名自卫队员被日军打死在小凤凰背田垌里。当时,日军追击自卫队员到凤凰岭上,从望远镜中看到六龙村背有一个人扛枪走动,于是用机关枪扫射,当即将六龙村秦得会打死。

  11月,日军进入三江乡寨球屯,自卫队员李立书被埋伏在村后的日军开枪打死,其父亲李祖佑见状,想越过围墙逃跑,不料被日军发现并开枪打死。同时,在新村屯的潘荣新和在大丈屯的陈秀丽2人,分别被日军开枪打死。三江乡那谷屯的梁瑞周、李娥明夫妇均60多岁了,认为自己家境贫穷,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日军抢夺,所以没有跑上山躲避,不幸丧生于日军的枪口下。村民韦世荣(盲人)和李世光的儿子李瞎子(盲人)2人,为了帮助被日军抓住的李茂益(李瞎子的弟弟)逃脱,抱住日军的腿,结果李茂益得以逃脱,而两个盲人被日军开枪打死。村民李汉光因为害怕被日军杀害而逃跑,不料被日军追撵到弄社(地名)并开枪打死在路中间。

  1220日,日军从蒙山新圩乡坝头村进入车田村车田屯,并驻扎3天。在车田村见了自卫队员李绍民背枪,日军开枪将他打死。忠良村平庙屯温建栋原本与村民一起上山躲避日军,后因温建栋回家搬家产,被日军发现,遭枪击死亡。同月23日约9时至10时,日军从平庙屯来到忠良村,忠良村的温芳林因为回家搬家产,被日军发现并开枪打死在六蓝顶。村民黄某见日军进入忠良村,就拉其儿子郑翠英(双目失明)向屋背岭逃跑,刚跑到屋背岭不远处,母子俩便遭日军开枪杀害。

  1945年,日军再次入侵三江乡壬子村,实行烧光、抢光、杀光的“三光”政策,导致村民谭维德、李称有、廖荣民、王老七、韦家富、廖正有、博文东、黄三、韦秋埔、廖维盛、李家佑、闭予学、闭铁胜等人被日兵用枪打死。

  4.抓挑夫。1944920日,日军从花炉村起程到达大樟乡花陈村。该村有11个村民组织起来,计划夺取日军从别处抢来的马、牛等牲畜。日军发现他们后,追赶到六龙屯,开枪打死村民秦德会,抓走村民秦公八、秦善益、秦寿玲、秦国犹、杜材宗5人,押到大樟,逼迫为挑夫。这5人到达柳州后,才得以逃回。

  5.放药毒。194411月,日军入侵头排镇二排村,村民覃守陵见日军撤离村子而自己回村觅食,因饥饿误食日军毒药后中毒身亡。

  6. 致人下落不明。由于日军的入侵,造成被侵占地区的村民去向不明和失踪。194410月,日军侵入三江乡樟木村时,李和春、李知春、李应祥、李昌经、廖温星、闭吉仁、闭红全、闭万方、闭远规、闭保陆、张启杰、闭庆成、梁氏、龚良生、韦良坤、黄成富、闭氏(闭前干的弟弟)、闭为基、韦桂有、韦玉英、阵玉寄、闭云星、闭周清、廖炳轮、欧氏、李项权、李应初共27名村民被日军抓走,至今下落不明。另外,李左于为了去日军驻地咨询办理“良民证”,结果有去无回。樟木村年仅12岁的男孩欧申末,因在家来不及逃跑,被日军抓住,至今下落不明。

  7. 闹饥荒。1944年,日军入侵三江乡时,不准村民耕种田地,大量田地丢荒,冬季无收,导致该地区村民第二年大闹饥荒,许多村民因没有粮食被活活饿死,出现了目不忍睹的惨状。同年,日军入侵只有55户人家的壬子村时,被饿死的就达16人。李茂荣全家7口人被饿死4(两男两女);李家和的父母李维新、荣氏及其姐姐李火妹,李荣善和廖氏两夫妇及其儿子李桥金,李时芳及其儿子李火安、李维彬、李道庚以及年仅12岁的男孩廖解光,因缺粮少食被活活饿死。1945年,三江乡寨球村村民莫炳辉,三江街村民付端哥、覃铭、李猛勋和李氏()夫妇均被饿死。

  8. 奸淫杀害妇女。日军每到一处,都兽性大发,抢夺民女,奸淫妇女,其手段极为残忍。1944524日凌晨2时,日军第六方面军第三十四联队本部及其第二、第三大队约3000多人,由象州经罗秀溃退桐木,百姓人心惶惶,四处奔逃。桐木街周某某的大女(盲人)因来不及逃走,被日军活捉轮奸致死。罗某某的母亲70多岁,也被日寇强奸致死。孔某某的母亲,被日军用同样的手段强暴致残。同日,日军在桐木街大马村,抓住一个60多岁的老奶奶,将其衣服全部脱光,强迫她为日军磨米,禽兽不如的日军还将其强奸并杀害。

  同年919日,日军入侵大樟乡,罗某某之母盘氏已70多岁,认为本身年老体弱,家中又无值钱的东西供日军抢夺,没有逃避,被日军抓住。兽性大发的日兵,将其衣服剥光,用皮鞭抽打并实施轮奸。同日,日军进驻大樟乡瓮口村时,从桂平抓来两名年龄约28岁的妇女,多次轮奸后将她们杀害,并将她们的尸体丢进鱼塘,村民发现时尸体已经腐臭。大樟乡高秀村有一个从别处抓来的女子,约20岁,因无法忍受日本官兵的蹂躏,上吊死在村民盘贵庭家中。

  同年11月,日军侵入头排,将李某某、梁某某、韦某某3名妇女强奸致伤。在二排村抓到年仅13岁的蒋某某,将其活活轮奸致死。1945年,日军再次入侵壬子村,将抓到的年仅17岁的蒋某某强暴致死。

  9. 细菌战。1945年夏,日军从金秀境内撤离时,投放了鼠疫、霍乱细菌,带有病菌的老鼠乱窜,很多地方发生了霍乱。根据史料记载,有数十人都患上霍乱病而死。患上这些病死得很快,并且传染性极强,抬尸体去埋葬的人,还没回到家甚至在抬棺的途中就死亡了。因此,山内山外都发生了霍乱,病死的人不计其数。

        烧杀掳掠  抗战期间,日军四次溃退至金秀境内,所到之处,烧杀掳掠,抢劫强征,搜刮民财,见到的鸡、猪、牛、羊等家禽牲畜,都被宰杀或打死。日军在入侵金秀期间,任意拆取民房砖木修筑工事,把门板、床板、桌椅板凳、锅头、米缸、油坛、酸坛等家当砸烂,还拆卸桌椅等木料当柴烧火取暖。

       (中共金秀瑶族自治县委员会,金秀瑶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编《烽火大瑶山》,广西人民出版社20141月出版,第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