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在线
费孝通的瑶山情缘(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历史文化
发布时间: 2012-07-12 09:48:30 

(五)
费老的五上金秀瑶山,相距四上瑶山有6年之久。这期间,30年代由费老执笔、以王同惠名义出版的《花蓝瑶社会组织》一书,已由江苏人民出版社重印。全书增加了照片,并以《四十三年后重访大瑶山》、《四上瑶山》等文作为附录。王同惠当年的这部专著印数不多,这次重印可以满足不少人的愿望。除此之外,由费老倡导的瑶山调查,也拿出成果,由民族出版社出版了《盘村瑶族》一书。费老为此书写了长序,指出通过数上金秀瑶山,得到不少新的启发,“提出了不少问题,首先是瑶族是怎样形成的;其次是瑶族这一类山区民族有什么特点;第三是她们的发展方向是什么?第四是我们怎样下手去研究这许多方面的问题。”在序言中,费老叙述了自己思考的这些问题,并说明“这本《盘村瑶族》只是我倡议的瑶族研究的一个开始。我希望这项研究能继续下去。今后发展的一个方面是继续在大瑶山里一个集团一个集团地进行‘剖麻雀’的微观调查。另一个方面是‘走出去研究大瑶山之外的盘瑶’。只有从比较研究中才能检验我们从研究大瑶山盘瑶所得到的一些设想是否正确”。
这六年来,金秀瑶山的确又有了巨大的变化,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大发展,金秀到六巷的公路已经修通。1985年,六巷乡民为纪念王同惠科学献身的精神,在六巷建起王同惠纪念亭,亭中立有王同惠纪念碑。
1988年,费老已有78岁的高龄,他更想去看望一下有着深厚感情的六巷瑶族人民,并且完成重履当年调查故地的愿望。
 1988年12月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30周年的大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全国政协组成中央代表团前来祝贺。代表团团长是宋任穷,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费孝通担任了副团长。费老于12月9日~12日在南宁参加各项庆祝活动以后,于13日离开南宁,参观考察了玉林、梧州、钟山等市县,慰问了那里的领导和群众。    
这次到广西后,费老情绪很高昂,一路上应当地领导所请,赋诗题字,畅叙胸怀。到梧州他写下了五言绝句一首:
           一别五十载,     白发又再来;
         西江水长流,     年老志不衰。
8月16日下午,费老瞻仰了中共梧州特委旧址博物馆后,就到白鹤山王同惠墓地,凭吊前妻王同惠。费老和他的外孙女张勤给王同惠献上花篮,当地领导也一一敬献了花束。王同惠女士,中国近代最早为民族研究而献身的青年女学者,不畏艰辛、敢于深入当时被视为畏途的金秀瑶山调查。从她写的一篇篇《桂行通讯》来看,当时尽管生活极为艰苦,但是她的思绪却万分热情。此时,人们对她的敬业精神无不肃然起敬。
18日上午费老来到金秀,开始了五上金秀瑶山之行。
费老到达金秀后,当晚参加了自治县组织的欢迎大会,由费老向金秀瑶族自治县领导授了中央代表团的贺幛,观看了瑶族的歌舞演出后,并给自治县题了字。费老看到阔别了6年的金秀瑶山正在大抓能源、交通、市场和人才培养等四项建设,准备开发金秀河、建设梯级电站,要开通罗运至六巷、金秀至三角、金秀至修仁等多条公路,争取金秀90%的村公所都能通达汽车,并要为桐木到金秀的公路铺上柏油,准备改建和扩建5700多平方米的市场,新建四个新的农贸市场,抢修学校的危房、特殊优待照顾瑶族学生等等。金秀瑶族自治县还论证了开发旅游业的可
能与前景,费老高兴地为未来的金秀旅游景区大门题下了“金秀瑶山”四个大字。
12月19日上午,车队从金秀镇出发,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终在下午1点多钟到达六巷。费老神采奕奕走下车来,向欢迎他的黄泥鼓舞蹈队伍走去,和群众热烈握手致意。在乡政府稍事休息,费老五十年前的老住户、王同惠的“老同姐”、王同惠遇难前十几天还和她在一起合过影的花蓝瑶老奶奶蓝妹国来看望费老了。两位老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他们有多少话要讲、有多少情要述。情深似海,岁月苦难回!两位耄耋老人的会面,使所有在场的人都十分感动。随后,蓝妹国老人颤巍巍的将一套瑶族服装送给费老的外孙女张勤。妇女们马上帮张勤穿好瑶服,顷刻间就多了一位容光焕发的瑶妹,屋里充满了欢乐的笑语。费老也将一床华丽的毛毯送给蓝妹国老人,让她御寒、祝她长寿。在广场上,人们欢乐地跳起黄泥鼓舞,热情欢迎费老的到来。激昂的鼓点,轻捷的舞步,让偏远的山乡呈现出节日的欢乐。费老把从北京带来的糖果送给六巷的老乡,请他们一起品尝从北京捎来的甜蜜。
 




费孝通会见蓝妹国  (黄志辉 摄)
午饭后,费老在外孙女张勤的搀扶下,和全体陪同人员一起缓步来到乡政府后面小山上的王同惠纪念亭前。费老献上从山里采集的杜鹊花、玫瑰花和野百合花组成的花篮,在纪念亭前致敬。随后,费老默默地坐在亭子里,眼睛湿润地遥望着远方的五指山。
在那山上,53年前的那个晚上,同惠出林呼援不归、自己腰腿重伤彻夜不眠的景象,还有瑶族同胞翻山越岭寻找王同惠、对自己千般抚慰的情景,栩栩如生地历历展现在他的眼前。个中苦难和情感,几十年来一直萦回在心,此刻他怎能不思绪万千。
良久,费老缓缓起身,向随行的自治区人大常委会、柳州地区行署及自治县领导等人一一握手道谢。随即登车,离开了金秀。
五上瑶山的时间虽短,但他在构思着一个开发南岭瑶族山区的设想,计划把广西、湖南、广东三省(自治区)交界一带的瑶族山区,包括金秀、恭城、富川、江永、江华、连南、乳源等县(自治县)组织起来,通过原有的行政体制,由互通信息、交流经验,再发展到互相协调、有偿支援,在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合作中逐步形成一个共同的经济开发区。如果这个计划能够实现,相信对南岭瑶族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将会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在这一次的南行中,他与各地领导述说这个设想,得到了广泛的支持。有关这方面的详细情况,可参阅金宝生编著的《费孝通南岭行纪实》(广西民族出版社,1989年3月)一书。
   2002年,迎来金秀瑶族自治县成立50周年的大喜日子。这年秋天,中共自治县委、自治县人民政府邀请费孝通先生再一次访问金秀瑶山。令人意外的是,11月22日费孝通复电说:“11月25日是金秀瑶族自治县成立五十周年的大喜日子,我本应亲赴金秀祝贺,但日前不慎跌了一跤,虽无大碍,却不得不遵医嘱卧床静养。故只能遥祝金秀瑶族自治县人民,在党委、人民政府的领导下,以党的十六大精神为指导,在已经取得的成绩的基础上,再接再厉,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把金秀建设得更加美好,人民生活幸福安康。”
2005年4月24日,一代伟人费孝通逝世。长歌当哭,颂歌隽永!自治县有关领导赶赴北京,代表金秀瑶山各族人民,沉痛哀悼费孝通先生。费老家人根据他的遗愿,将他的部分骨灰与王同惠遗骸合葬。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儿几回寒暑。”费孝通、王同惠这对患难夫妻,骨侠肠柔、情绵意缠,生离死别整整七十载,终又走到一起了。这是人愿?这是天意?苍穹但作证。
敬爱的费孝通先生,金秀瑶山各族人民永远怀念您!
 
附:六巷乡王同惠纪念亭碑文
王同惠女士,系河北省肥乡县赵寨村人,生于1912年,燕京大学社会学系毕业。
1935年10月,王同惠女士同其夫费孝通先生,应广西省政府特约,从北平来到广西象县东南乡(1952年后属金秀瑶族自治县六巷乡),进行瑶族社会历史调查,在工作中勇敢警奇,深入群众,夜卧土屋,日食淡饭,为瑶族人民所称道。12月16日,在由古陈村转移罗运乡途中,因迷路误入阴森竹林中,费孝通先生误踏虎阱,被石头压伤。王同惠女士奋不顾身把石头移开之后,即出林呼援,不幸失足墜崖,为国捐躯。时年23岁。有遗著《花蓝瑶社会组织》存世。
王同惠女士为调查少数民族社会历史,寻求救国救民之道,把芳年才华献给了瑶族人民。兰摧玉折,淑德常昭。我乡瑶族人民,为纪念其高尚精神,特建亭树碑铭志,以流芳千古。
                
                       金秀瑶族自治县六巷乡人民敬立
                                 1985年1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