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在线
扶贫助困 “瑶山赤子”赵文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金秀人物
发布时间: 2014-09-10 11:15:00 

  2014年2月14日,一颗为大瑶山扶贫事业殚精竭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赵文强,这个普普通通的名字,犹如一块巨石,在熟悉他的每个人心海中,荡起了巨大的感情涟漪。他牢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用对老百姓的赤子之情和无边的大爱,诠释了一个共产党员“情为民所系”的高尚情操。

  这些天记者采访的诸多人物,他们围绕着赵文强的所谈种种,他们的泪水哀思,他们的反思自省,无不证明“赵主任”还活着,他化成了树立在大瑶山的丰碑,深深地,深深地镌刻在瑶山百姓的心中。

  施工队老板眼中的赵文强:“这样的人,世上少见”

  2014年8月9日,农历七月十四,是民间的一个重要节日。一大早起床之后,潘远旺就念叨着“要去(金秀)大樟买点东西,看望一下赵主任93岁的老母亲”。

  当天中午,潘远旺从玲马村长界岭脚的工地出发,走前他特地理了一下钱包,把20元、10元、5元挑出来攒成了200元。到大樟街后,他又买了5斤苹果和香蕉、割了3斤猪肉,就赶到离乡政府所在地4公里远的玲马村平阳屯。这已是他第五次来看望老人,之所以每次都给200元的零散钱给老人,是希望老人外出买东西时方便一些。

  老人的儿子就是已故的金秀瑶族自治县扶贫办原主任赵文强。差不多半年过去了,家人担心耄耋之年的老人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没敢透露半点赵文强去世的消息,只是跟她讲赵文强调到很远的地方工作,一时回不来。其实,赵文强是老人亲妹的儿子,她因为没有生养,老伴又已过世多年,就把年幼的赵文强过继到身边。潘远旺认为,节日来看望一下老人,是中国人敬老的一个传统,也是对赵主任的一种怀念。

  潘远旺清楚地记得,与赵文强相识,缘于一场“亏本”的买卖。

  2009年7月23日,潘远旺与一位同行和赵文强一起去考察大樟乡瓦厂村石碑坳至大红台的一条扶贫路,涉及瓦厂的古社、落西、小红台、大红台、金竹坪5个屯380多名群众的通路问题。这条路全长12.7公里,扶贫资金只有63万多元,加上村民集资12.7万元,每公里只有6万元的修路资金。当时,这条路已被潘远旺的同行在全县扶贫项目公开选择中选中,但同行认为修路难度太大,资金太少,除非每公里提到8万元才能修。那天,他们一行三人从大樟坐皮卡车到瓦厂,再从瓦厂坐摩托车到了石碑坳,亲身体验到了瑶山修路的难度。当天中午,他们是在古社屯的队长家吃的中饭。饭桌上,赵文强一个劲地给潘远旺和他的同行夹菜,劝他们理解瑶山群众连摩托车都不通的难处,解释扶贫项目资金不能更改原则,希望他们接下工程,帮助群众解决不通路的难题,并许诺,只要帮修好这条路,以后有什么赚钱的项目,一定会让他来做。

  做就意味着亏本,不做就是以后连机会都没有。潘远旺在这个问题上左右为难,没有轻易答复。劝说工作一直从瓦厂做回到大樟,从中午做到下午,又到了晚上。潘远旺没想到赵主任那么“难缠”。等到离开大樟返回县城,车到桐木时,潘远旺才答应做这个项目。他当时想,接吧,看长远,搏以后。其实,潘远旺心里明白,他还在搏自己的实力,他有钩机、压路机、运输车辆,自己还会开钩机,资金不够,大不了一起上。

  4天后,潘远旺的机械设备全部进场,一年之后,这条路终于修通了。

  这条路后来被评为来宾市扶贫示范路。花这么少的钱,修出了高质量的路,这其中的究竟只有潘远旺最清楚。据说,这条路获得了40万元的奖金,赵文强用这40万元又安排了4个扶贫路桥项目。

  从2009年到2014年,潘远旺在大樟修建了50多公里扶贫路,建了4座扶贫桥,他也从扶贫项目的实施中赚到了钱。由此,他对赵文强一直心存感激。2010年冬的一天,潘远旺到县扶贫办“请款”时,电话约赵文强出来吃饭,但被赵文强拒绝了,赵文强说:“扶贫项目有五六个施工队,吃了你的不吃他的,人家会说我架子大。你们把事情做好,心意我领了。”每年的中秋节和春节,潘远旺总想登门造访,都未成行。他感慨地说:“我做的工程不少,但像赵文强这样的人真是少见。”

  赵文强真的“不食人间烟火”?其实,赵文强也有“开口”之时。2012年,大樟乡大樟村委办公室要增添办公桌椅,村委主任找到赵文强,希望扶贫办能帮忙。赵文强很为难,扶贫办哪来这笔资金?给吧,违反原则;不给吧,不近人情。矛盾之时,他想到了潘远旺,以商量的口吻问能不能帮助解决,如不行就不勉强。潘远旺二话不说,马上取了1万元现金送到大樟村委。2013年,花炉村委的花炉屯、大樟村委的那婆屯搞巷道建设,潘远旺又分别捐了7200元和5000元;县扶贫办的联系点三角乡的甲江村村委办公楼建设缺资金,潘远旺又捐出2000元……

  农历七月十四这天,潘远旺巧遇回家看望老人的赵文强的爱人和女儿。在离开时,他特地从包中取出2000元现金送给赵文强正在厦门读大学的女儿,想为她解决一些学习和生活上的困难,但被赵文强的爱人委婉拒绝了。她说:“我们现在还有钱用,到没有的时候再说。”简单而又心酸的话语,令潘远旺感动良久。

  同事眼中的赵文强:“做良心事,始终心怀百姓”

  在金秀的扶贫事业中,和“赵文强”这个名字联系得最多的一个词,恐怕是“票决制”了。

  今年8月26日,2014年度金秀瑶族自治县扶贫项目施工单位选择会在瑶都宾馆举行。36个公司代表竞相上台发言,来自10个乡镇的分管领导和扶贫助理,县政府办、财政、审计、监察等部门的代表,县扶贫办4名班子成员和扶贫股长等29人,在聆听公司代表的发言后,投票选出今年的6个施工单位,承建2014年度的18个项目,资金总额近900万元。从上午10点到下午2点,6家票数领先的施工单位终于顺利选出。

  这就是闻名全区扶贫系统的“票决制”——由赵文强创立的一项工作制度。

  金秀瑶族自治县扶贫办党组书记吴昊原到扶贫办工作3年多,他对赵文强敢于担当、勇于创新的精神很是钦佩。

  吴昊原清楚地记得赵文强跟他谈到的实行“票决制”的缘由。

  上级下达扶贫基础设施项目计划后由谁来施工,这是扶贫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的核心问题。常用的方式有三种:一是由项目村屯群众自行组织施工;二是由县扶贫办领导班子会议研究确定施工单位;三是采取招投标的办法选择施工单位。第一种方式常出现工程质量难达标、安全隐患多、无法按期完工等问题;第二种方式则出现施工单位由少数人说了算的问题;第三种方式则过于繁琐,存在增加成本投入等问题。相对而言,第三种方式比较公平公正。为了降低扶贫资金投入的成本,赵文强对第三种方式进行了改革,简化程序,增加基层的参与权。于是,金秀扶贫办探索出了既能解决上述诸多问题、又规范易行的办法“票决制”。

  三年来,吴昊原没有收到一件纪检部门反馈的涉及扶贫办的举报信,作为分管党风廉政建设的党组书记,他感觉比较轻松。

  李太林,大樟乡扶贫助理,是赵文强最早接触的同事之一。他对赵文强的印象是踏实而认真。

  今年58岁的李太林1987年进入大樟乡政府工作,赵文强则是1990年考入乡政府。据李太林回忆,1991年至1992年,刚参加工作的赵文强负责罗秀糖厂大樟片区的甘蔗砍运榨工作,每周至少有三天时间从大樟踩自行车到罗秀镇,往返30多公里,领取甘蔗砍运计划票,协调安排运输车辆,工作井井有条。这项苦差他整整干了两年。2007年,赵文强从六巷乡党委书记岗位调至县扶贫办任主任一职,李太林在大樟乡扶贫助理岗位上已干了9年,又成了扶贫同事。在他看来,赵文强那一丝不苟的认真劲一点没变。

  玲马村的1100多亩茶叶种植倾注了赵文强大量的心血。近几年来,金秀有个“土政策”,规定发展产业在200亩以上的村屯,政府协调帮修路,这是“产业路”的由来。玲马是一个瑶族村,但没有列为贫困村,不能享受贫困村的许多扶持政策,特别是路水电等基础设施建设的扶持。从玲马村出来的赵文强知道,家乡各村屯路非常差,路上坑坑洼洼,只能走摩托和拖拉机。要改变面貌,只有“产业路”的政策能套上。于是,他回到大樟、玲马,给乡、村、屯的干部做工作,说明政策,动员大家种茶。他还说:“不用好这个政策,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在他和当地干部的发动下,玲马的7个屯和三古村的皮沙屯备耕山地1100多亩。2012年末到2013年春的这段时间,赵文强亲自跑遍了8个屯的备耕地,估算了面积,心中有了底。于是,他开始草拟报告,向市、自治区扶贫办争取修路资金150万元,计划修建长界岭脚至玲马、玲马至桐六、中南屯至白石冲三条近12公里的“产业路”。最终,自治区扶贫办经多方考虑,批拨了扶持资金110万元。如今,这三条路都已完工等待验收。

  然而,谁也没想到,1100多亩的茶苗款46万多元和修通的三条“产业路”,成了赵文强留给家乡群众的最后一份“礼物”。

  盘莹锋,桐木镇党委纪委书记,六巷乡原人大副主席,曾与赵文强在六巷乡共事并同住9年。赵文强的离世,让盘莹锋悲痛万分。盘莹锋对自己1999年7月刚到六巷乡工作时候的情景记忆犹新。“环境陌生,工作陌生,我感觉无所适从,赵文强像朋友和兄长一样引导我、指点我,让我慢慢地转变角色,逐渐成长。”

  2006年,盘莹锋进入乡领导班子,任乡人大副主席。作为年轻干部,难免容易心浮气躁,不注意工作方式方法。赵文强于是把他那本翻得发黄的《三国演义》拿给盘莹锋,叮嘱他要从头到尾看两遍。结果盘莹锋用了近三个月的时间才看完两遍。他清楚地记得,书里面到处是赵文强圈圈画画的标注。

  2007年,赵文强调离六巷,到县任扶贫办主任。不久,一些同事善意地提醒盘莹锋:“你跟赵文强是十几年的好兄弟,现在他调到县里,你也在六巷这么多年了,叫他想想办法,把你也调回去。”盘莹锋想想确实是那么回事,就试探性地给赵文强打了电话,“他回答我说,‘在六巷我都待9年了。你要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做好了组织自然会安排的。’听了他的话,我又安心工作了4年,2011年才调到金秀镇。”

  2013年,盘莹锋调到桐木镇任纪委书记,赵文强知道后特地来到桐木看望他。那一次,他们推心置腹地聊了很多,赵文强说:“我知道,这几年我任扶贫办主任,许多人都说我另类、假正经,说我烟不抽了,酒不喝了,请吃饭也不去了,集体活动不参加……我不管,百个人有百张嘴,想怎么讲就怎么讲。你也一样,坚持原则、坚定信念,做自己该做的事,对得起良心就行了。”

  这是盘莹锋和赵文强的最后一次谈话。言犹在耳,斯人却远去。

  妻女眼中的赵文强:“干净干事,把清白留人间”

  “6:00起床,喝杯温开水;6:30轻度体育锻炼;9:30精读自己最喜爱的书;11:30上街买菜、做饭;15:00练习写字;16:00音乐活动;19:00看新闻联播、喝晚茶、稍作休息;19:30休闲散步;20:30同女儿通电话,与老伴聊聊天;23:00休息。”

  这是赵文强与爱妻一起勾勒的退休后的作息安排。在他看来,身心健康是退休后最为根本的事。他想用这样的方式,与妻子一起白头到老,给孩子一个大山般宽厚的爱。

  在妻子覃干鸾心里,结婚20年,丈夫给了她和女儿全部的爱。

  2006年,赵文强打算在县城买一套房子,但由于没钱首付,只好由妻子出面向银行贷款6万元。银行工作人员得知覃干鸾是赵文强爱人后,觉得难以置信。此后,赵文强的工资用于还房贷和供女儿上学,覃干鸾的收入则用于家庭日常开支。一个月下来所剩无几,但他们却十分乐观,“文强经常说,如果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好,就多到乡下最苦的地方走走,就知道有多好了。”

  尽管清贫,但他们的小日子过得还算浪漫。在县城人眼里,赵文强是模范丈夫,晚饭后经常可以看到他陪着妻子在街上散步。每过一段时间,赵文强也会带着妻子坐车去一趟柳州,逛逛工贸和五星街。虽然很多时候都是空手而归,但贤惠的覃干鸾觉得,能过过眼瘾就好了。赵文强曾经对她说:“老婆,你跟我过日子委屈你了,别人的老公当官,老婆穿金戴银,你跟我在一起,一件高档点的衣服我都帮你买不了。”覃干鸾却不那么看。在她看来,只要夫妻二人一条心,即便是粗茶淡饭,也吃得津津有味,妙不可言。覃干鸾理解丈夫,在她眼中,丈夫是个清官,在生活、工作上勤俭节约,从不铺张浪费,他爱这个家,同时也为孩子树立了一面人生的镜子。

 

陪伴赵文强时间最长的笔记本,《公仆铭》就在其中

  赵文强非常注重对女儿的教育,要求她背诵《弟子规》并默写,还要求女儿写毛笔字,教会她待人接物。年前女儿报名考驾照,赵文强抽时间陪她练车,当行至曲折的山路时,他告诉女儿:“其实人生就像这路一样,有弯曲,也有平坦。”

  对其他亲人,赵文强同样肩负着责任。为了劝家人远离赌博的恶习,他煞费了苦心。他在给三姐月娟的信中写道:“对于打麻将等事,为弟想讲四句话:一、您是我们家最讲得话的人,即便是大姐、大哥也听您的;二、为二哥志强戒赌之事,您曾费尽了心机;三、父亲说过,有一次他赶街回家到半路见人开赌,他明知下注就会赢钱而不下,为何?为的是教育和期望子女们都不参赌;四、为弟不聪,父志难承。但是非分明,赌博之类,绝不沾边。望姐思之,乞见谅。”

  尽管对赌博之事深恶痛绝,但赵文强没有直截了当地指责姐姐打麻将不对,而是委婉地劝告三姐三思而行,良苦用心可见一斑。然而在工作中就不一样了,1998年6月30日,在大樟乡党政干部党员大会上,作为乡党委组织委员,他明确地告诫干部职工关于参赌的问题:“不管外面赌博是不是成风,我们作为一名国家干部、职工,一名共产党员,就应该洁身自爱,把握自己,不要去参与这些。这是高压电,谁碰谁死!”

  在他看来,廉洁应该从回家吃饭开始。对于“请客吃饭”这类事,他一直持反对态度,他认为,“联络感情不一定要在饭桌上”,可以在电话里,也可以在办公室。他曾经告诉妻子:“一餐饭几百块钱,吃得让人心痛。这钱都可以买几吨水泥为群众做件好事了。”

  赵文强走后,覃干鸾在丈夫的遗物中找到了一张工资卡,上面贴着一张小纸条,写着:工资房贷卡,2500元。2014年2月14日。这是赵文强当天去世前贴上去的,也是他留给家人的最后一笔存款。

  “房子”“票子”“位子”,赵文强用他一生的清白,守住了这最难守的三座堡垒。

  在覃干鸾心中,作为赵文强的妻子,自己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在她看来,虽然与丈夫相聚的时间短暂,但自己得到的爱比别人几十年夫妻的还要多。

  同大多数女人一样,覃干鸾怕黑、害怕独处。赵文强生前曾经开玩笑地对她说过:“老婆的胆子这么小,等我百年后,我就把我的胆留给你,你就什么都不怕了!”

  自从赖以依靠的人走了以后,覃干鸾不得不学会面对现实的生活。她坚强地对女儿说:“我和你爸生活了这么多年,他生前,我是他的右臂,你是他的左臂,我们三个人的手牵在一起。现在我和你一个是左臂一个是右臂,我们两个人的手要紧紧地牵在一起。”如今,她觉得自己是有两个胆的人了,她告诉女儿:“你爸爸会永远陪在我们身边,他是我们的神,神是专做好事、善事的。”

  父亲走后,女儿赵欢也写过一篇短文来诉说自己的情怀——《致我最爱的生者与亡者》:“生与死只是人类的两种存在方式,肉身与灵魂需要在两个不同的空间,以不同的样子存在……生者与亡者同在,就像枯草活在生草间。”

  覃干鸾和女儿约定:“阿爸把他几十年的爱都给了我和你,给了这个家,我们作为妻子、女儿一定要争气,我要努力工作,你要认真学习,一定要把阿爸的精神发扬好。”

  日记中的赵文强:斯是公仆,服务于民

  在短短的一生中,赵文强留下了86本笔记本。翻开这些笔记本,除了学习笔记和工作纪要以外,家书、歌词、名言警句、古典名著、生活随笔,应有尽有,内容之丰富让人难以想象。阅读他的笔记,更像是在浏览百科全书。

86本工作笔记,详细记载赵文强工作以来的点点滴滴

 

  也许我们的记叙不足以打动你,就让记者摘录几个日记片断,让大家看看赵文强是个怎样的人——

  笔记一:“我不想在成功之后扬名,为的是其他好多好多的事。”

  赵文强留下来的第一本“笔记”写于1987年,准确地说,这是一本金秀瑶族自治县中学高中文科43班的毕业留言册。

  这本留言册充分地反映了中学时代的赵文强在同学心目中的形象:身材魁梧、相貌堂堂,是篮球场上的猛将、楚河相争的勇士、学习上的常胜将军,同时他还爱好音乐,是板报才子、绘画高手。在那个时期,赵文强可谓学校的风云人物,有人称他为“平阳的山鹰”,有人将他比作《上海滩》中的许文强,也有人嫉妒他:“天下的好处全叫他占了!”

  当好友金波题词祝福他“两考顺利,功成名扬”时,他却在旁边写道:“我不想在成功之后扬名,为的是其他好多好多的事。”

 

 

  这是一个18岁少年,在喧嚣的干扰的与纷繁复杂的选择中,保留的一份冷静与清醒。

  在当时的环境中,大多数读书人都视考取中专、上大学为摆脱贫困山区、“鲤鱼跳龙门”的出路,对此,他写道:“一些朋友为他们所谓的理想拼搏、争取逃离农村时,我高呼家乡万岁!”“农村的朋友讨厌农村,我的朋友,请你深思!”

  赵文强的抱负,也获得了好朋友们的支持与回应。

  好友张铭寄语他:“你是瑶山的健将,是瑶山的骄傲!愿你乘快风、骑快马,飞速改变瑶山的面目。我将以你作鞭策,辛勤地耕耘瑶山的土地,让我们共同携手,为瑶山明天而奋斗。”

  这个18岁的少年,早早就找到了自己对世界的一份责任。他的目标很单纯,就是牢牢地往下扎,往上长。在之后的二十七个春秋里,赵文强用他的执著单纯,用他的赤子心态,在为人民服务中享受着人生。

  事实证明,赵文强没有辜负好友们的期望,在他有限的一生里,给大瑶山留下了21张贫困村的手绘地图、20多座质量过硬的扶贫桥、上千亩的石崖茶种植基地,他开创“扶贫项目票决制”获全区推广,探索了产业扶贫资金的“以奖代补”办法……

  他用生命扶贫,为大瑶山的扶贫工作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笔记二:“当‘官’是个好事,而且越大越好,为的是更好地为人民服务,而绝不为个人私利与声名。”

  这段话是记录在走上领导工作岗位上以后,他告诫自己:“甘愿清贫,因为没有发财的门路;不想发财,因为已甘心于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事业。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人民富裕,事业振兴,是我毕生的理想与企求。至于我(家庭)(自己),只要能够维持基本生活,就心满意足!”

  在外人眼里,扶贫办每年可调动上千万元资金,是个“肥水”部门,然而由于赵文强的严于律己和近乎苛刻的资金管理制度,县扶贫办就成了名副其实的“清水衙门”。他在日记中写道:“要调整好心态,我们是为了生活才找了这份工作的,我们干好工作,享受该得的待遇,过好生活,过好日子,就这么简单。其他非分的东西,不去想,不去做。”

  “我当这个扶贫办主任,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给大家带来实惠,但我们能赢得平安,平安是福!有钱再多,与更有钱的人相比,你还是穷人;官当得再大,与更大的官相比,你还是小的。反过来,我们虽然钱少,但比起乡、村干部,我们的待遇就好得多了,比起贫困群众,我们还是富人;我们的官不大,但比起在家种蘑菇的人就强多了。多年来,我们没有福利,同样这样走过来,而且过得坦然!这是一个来之不易的好传统,要保持下去。”一次部门会议中,他对同事们说道。

  赵文强在生活中是一个很简朴的人。共事多年的县扶贫办纪检组长黄秀萍回忆了与老主任共事的一些细节:他穿着非常朴素,西服袖口都磨出毛边了也舍不得买件新的,最好的一套“花花公子”牌西装只有到自治区或者市里开会,在隆重的场合才穿。

 

 

 

  赵文强的手机是一款用了多年的老款直板手机,到自治区开会时,曾被其他同事调侃过:“哟,堂堂扶贫办主任,连个智能手机都不买啊?”对此,他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道:“这老款机你还别嫌它土,电量足,好用着呢!”

  笔记三:“该做的时候要认认真真地去做,不瘦三斤不罢休;该玩的时候要舒舒心心去玩,不胖三斤不回头。”

  “打铁先要自身硬。我要求别人做到的事情,首先自己先做到。”赵文强在日记里说。大樟乡政府扶贫助理赵进学与赵文强共事多年,他们是同一批考公务员被录取的,前者在武装部,后者在团委。在赵进学的印象中,赵文强下乡工作时十分注重调查研究,事事亲力亲为,不管是在原来的大樟乡,还是到县里,都如此。2012年县里得到石崖茶种植项目后,从备耕、发动群众、扶贫路的路线踩点,他都亲自去做。

  “老赵,我和你有一个约定,利用现在的技术条件,把全市村屯的照片资料收集起来,准备编成一本书。你在大樟,要把75个村屯的资料收集好,作为一个财富。”赵文强调到扶贫办后,对赵进学说道。

  “他做了很多,我还没有做好。”赵进学自觉惭愧。

  得益于中学时代扎实的绘画功底,赵文强绘制的贫困村地图远远不止21张,每张图都明确标有地名、方向、距离以及周边环境,一目了然。

 

  除了地图外,他还在笔记本中绘制出了一些“招式”。

  打开泛黄的笔记本,那些栩栩如生的棍法招式跃然纸上。他曾经在圣堂山上练习双节棍,并让同事帮忙录了视频,还用周杰伦的《双节棍》配了乐。他那双截棍舞得虎虎生威,令人惊叹。人家没想到平时做事一板一眼的赵文强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赵文强为什么要练双截棍?很多人都为之好奇。他过去的一位同事说:“赵主任跟我们说过,他的名字叫文强,‘文’强了,‘武’也要强起来,有个好的身体才能更好地工作。”另外一位同事告诉我们:“赵主任说,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参过军、没有当过警察。练棍习武,也许是能让他保持军人的雷厉风行。”

  虽然他不是军人,但他却一直以军人的作风要求自己;虽然他不是县长,但他心里却装着全县的百姓;虽然他博学多才,身居要职,但他却淡漠名利——这,就是一个真实的赵文强。

  生命中的最后4个工作日

  “退休后,我要买一台相机,用光影把瑶山的每一个村寨、每一处风土人情都记录下来,汇编成册,让更多的人了解云山相接的大瑶山,让更多人惊叹瑶族村寨翻天覆地的变化。”——2014年2月11日,时任金秀瑶族自治县扶贫办主任的赵文强,在前往下乡的路上,说出了这样一个心愿。

  21张手绘扶贫草图,勾勒出七乡三镇里几百个瑶族村寨的扶贫足迹,张张铺开,拼成了他心中最热爱的那片土地。

  

 

赵文强和他的贫困村地图

这一天,距离他生命的定格只有四天。

  农历正月十二,山上的金秀镇长二村下起了雪,家家户户还都洋溢着新春的喜悦,门楹上挂着的春联,依然红得鲜艳,树桠上、屋瓦边,结满了融化并凝成的一条条冰凌,放眼一望,这海拔近1500多米的村子,一片玉树琼枝、银装素裹。雪覆瑶山,村寨的年味儿更浓了。

  中午一过,赵文强就带着自治区扶贫办领导到长二村进行走访。作为自治区定点扶贫村,联系着3个自然屯224户村民的一条1.5公里村道硬化项目,是开春以来长二村的“重头戏”。

  “道路硬化项目规划得怎样了?村里还有什么难题?大家敞开了说……”

  “项目年后就动工了,村道按3.5米宽、18公分的硬化标准来施工,赵主任来调研了几回,工作都做齐了,我们放心。”

  “现在全村种茶面积有2500亩,单这个村民年人均增收2700元,下一步想扩大种茶规模,希望上级领导能够给我们村更多资金和技术上支持,让我们赚更多的钱。”

  在村主任陶玉梅家中,干部群众们都坐到了一起,聊起了村里人渴盼的“致富经”。

  利用村里优良的自然环境,搞山林生态养殖,这是之前赵文强给村里谋划的。找准了另一条致富路,长二村的老乡们都跃跃欲试。

  陶玉梅自信地说:“把村里坑坑洼洼的砂石路硬化好后,出村进村就方便了,谋划好的养殖项目,我们就可以大胆地干了。”

  致富“唱戏”,主角是农民。如今长二村生产的山货不仅拉出了村,还甚至拉出了区外,村容村貌、产业基础设施日益改善,让深山的村民们更有奔头。

  长垌乡平道村古占屯,依托周边的圣堂山、圣堂湖景区,搞起了农家乐,瑶乡长桌宴、渡戒祈福的民俗绝技等,这名头叫出来,在全区、乃至全国都能叫得响。

  自走上了旅游致富的新道路以来,全屯把上级资金的扶植与村民集资结合起来,花费1100多万元打造的风情古占瑶寨,吸引着八方来客,每个旅游季的客似云来,让村民尝到不少甜头。

  太阳下了山,赵文强和自治区的扶贫领导一起,与古占屯的村民,围着火堆,畅谈着旅游扶贫的新思路。

  “古占不比阳朔差!光是搞农家乐,我们每年都能增收就超过6000多元。”平道村村主任盘绍荣兴奋地说道,“赵主任建议古占,要在旅游这再添一把火,搞一个自驾游基地,把农家乐搞得更热闹,我们都惦记着哩。”

  “都记在心上,这次来调研,就是要听听你们的想法,再看看怎么规划。”赵文强答道。

  古占屯里人人能做演员,个个都是农“管家”,2013年,村子的旅游收入就超过370万元。好效益,激励着古占人。

  农家乐是乡村旅游新风尚,发展还得往前看。观看“上刀山下火海”民俗表演,品尝瑶家石崖菜、簸箕肉,已然成了老套路,现今,古占人计划着要在完善配套设施的同时,计划着在瑶山下建一个“杜鹃花观赏园”、多功能自驾游基地等,在生态旅游线上打杂更多的精品项目,留住更多的游客。

  “金秀县扶贫工作点子多,效果好,群众得到真正实惠了。”入夜,在回县城的路上,自治区扶贫办领导赞到。

  “36万元,可以拿来修一公里的山路,但更能资助72个贫困生上大学,比比看,还是后者的功德更大啊!”2014年2月13日,赵文强与市扶贫办的领导聊到扶贫助学时,曾这样感慨道。

  每年金秀县都有上万名学生参加高考,而贫困生大多来自该县一些的农村或中小城镇,如何让每一位学习刻苦的贫困生都能上得起学、念得起书,是赵文强一直挂念的事。

  “全县参加高考的贫困生只要超过二本线的,都给一次性补助5000元。”赵文强力推的“应补尽补”政策,按照公开透明、精准扶贫的原则,扩大补助范围,提高补助标准,让更多真正需要帮助的贫困生顺利入学。

  为进一步加强对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资助力度。在13日下午召开的全县扶贫到户贴息贷款工作会议时,赵文强极力支持因户因人制宜发放小额扶贫贴息贷款的政策,建议深入基层开展扶贫助学调查研究,把扶贫助学,列入户扶贫贴息贷款,让更多贫困大学生圆了大学梦。

  “莫副主任回南宁,(我)处理工作文件……”——2014年2月14日,这是赵文强的绝笔。

  日记末尾,生前最后一刻,他还在忘我地工作。

  他把生命定格在了45岁,那伟岸的身躯,只有那座大瑶山最熟悉,只有那里的乡亲们最熟悉。

  “你是瑶山鹰高飞于山之巅,永远守望着走向天堂的瑶家;那茶叶上晶莹的露珠是你冥冥之中的热汗飘洒。”——一段《瑶山鹰》节选,歌颂着这位心系群众的好干部。